当前位置:多一度书库 奇幻 道祖是克苏鲁

道祖是克苏鲁

【正文】第五百九十七章 取经

更新时间:2022/12/29 9:13:45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本站小诀窍:按向左键【←】进入上一章,向右键【→】进入下一章,回车键【Enter】进入目录,字母【E】章节报错

  郑泽天在山道疾俗飞奔,开着隐形加速,犹如一道清风,朝着天虞山镇守陈真君修行的洞府奔跑。

  到目前为止运气还不错,虽然‘玉簪’的到来出乎他意料,但玄门倒是没让人失望,有仇必报,绝不隔夜,这无心插柳的插曲,倒是给他争取了一点时间。

  当然也只有一点点罢了,那‘玉簪’虽然脑子不怎么精明,但能游过剑阵,孤身潜入天虞山,伺机盗取《如意剑经》,大概不是一般元婴境界能对付得了的。而且它的战斗力,至少得对标五毒剑仙陈莎,才有机会把《剑经》抢到手带走不是。

  考虑到当初宋大有遭到针对,因为他精修雷法,公司派来的一众魔子全是针对抗性雷法免疫。

  大概这次公司兴师动众得策划攻击天虞山,这个‘玉簪’魔女,必然也有针对剑仙陈莎准备的杀招。至少若正面为敌,他一个头脑虽异于常人,身体却仅有筑基期的小孩,自然是全无反抗之力的。

  ‘侦测到通讯器激活,公司监听中’

  看到眼前浮现字迹,郑泽天心领神会,肉蝎子是提醒他别忘了腰上那个金镶玉通讯器。

  看来所谓的‘在宗门内部通讯会被干扰’,只是公司单方面的说辞罢了,想要监听还是可以监听的,真的相信对方没有暗中藏一手就太傻了。

  于是郑泽天立刻停止系统加速,避免被公司察觉出不对劲,反正他也到地方了。

  陈真人的洞府在一片药园之中,此地应该是她的私人珍藏,福地内温暖潮湿,四季如春,地上铺了层厚厚的草木泥壤,但与山上常见的,种植灵果的药园不同,此地举目可见之处,到处都是虫子。

  蝴蝶蜜蜂蜻蜓草蜢甲虫,天上飞的地上爬的,到处都是,而且格外巨大,小孩会哭出来那种,不知道是什么奇珍异种,还是被煞气影响了。

  每棵树枝头树干上都爬满了幼虫,树根下埋着手捧炉大小的蛊盅,里头还有浸泡在药液里的虫卵。显然严格来说,这里不是种药的药园,而是饲虫的虫场。

  老实说,虫子有点超出郑泽天的知识范畴了,中原动不动饥荒,人都活不了,有虫子早就吃光了,谁还真去研究这些虫蚁的生态。以前来离国山里见到一些妖魔,不过也是动物为主,昆虫成精,确实没怎么听说过。

  突然感觉到好像在下小雨,于是他抬头,便看到从头顶树干上,爬行而过的巨大白色幼虫,肥满的虫肉里遍布浓稠的浆汁,嘀嘀哒哒落下来,好像水帘一样,那肥肉还一拱一拱得,瞧着也有点别样的恶心萌。

  好像是蛴螬?可是这块头也太大了,这得有成人大腿粗了吧?那成虫得有多大啊……

  郑泽天取出一角面巾用药液打湿了,裹在脸上免得被鳞粉瘴气入体,然后点起一卷熏香驱虫,踮着脚尖从密林中跳过去,小心别把陈真人的宝贝虫虫们踩爆了。

  坤国蛮夷,五毒仙人么……

  说真的,剑仙罕有,但至少北辰剑宗的传承到处都是,只是难学罢了。可用蛊的高手就真的很少见了。

  如果他记得不错,上古时代,坤离两州地区确实有些蛮夷部落,和三垣中原人族属于同族同种,也发展出了独特的文明,还有什么蛊道传承的魔教,霸占一方的。

  但是在仙尊出世,席卷八荒的时代,这些拼死抵抗,死不投降的外道魔神当然没有活路,西南夷虽然拼死顽抗,但是并无卵用,最后还是被三垣八藩大军齐聚,灭杀殆尽。曾经的文明传承惨遭扫荡一空,几乎举族屠光,只有些残余野人部落,藏在昆仑的深山老林里残喘罢了。

  这个陈真人,居然不止剑宗经典,连几乎失传的蛊道传承都能复原,还真是仙缘深厚,独树一帜啊。

  还没走几步,眼前又开始有字迹跳动了。

  ‘侦测到寄生虫,寄生虫已消化’

  ‘侦测到寄生虫,寄生虫已消化’

  ‘侦测到寄生虫,寄生虫已消化’

  虽然郑泽天事先做了防护,也留神着没有被什么蚂蝗蜱虫的钻到身体里,但从系统的提醒看,他还是在不知不觉间中蛊了呢,不过还好,算起来他已经被系统寄生了,先来的肉蝎子显然不欢迎这些外来蛊虫,所以四舍五入得,他也算对蛊毒有点抗性呢。

  陈莎真人倒是没有布置什么迷宫法阵,只是简单圈地,不让自己的虫子飞出山外去罢了。毕竟光这漫天遍地的虫粉蛊毒瘴气,也足以阻拦一般屑小,劝退那些误入阵中的弟子了。

  郑泽天在虫场里转了几圈,很快就在密林虫场内,找到了对方的修行道场。

  郑泽天一眼就瞧出来对方的修行路数,也是咋舌。

  这不是太素道的尊天魔祭坛,而是一处星天剑冢!

  好家伙,居然还真是北辰真传……

  郑泽天连如意剑经都看过,自然知晓北辰剑宗的剑道,是要上借星天剑力,星光越强,剑力越盛,而且天上总有星星,好歹也能借到些力来使,因此即使天道再怎么改易,北辰剑道也不至于使不出来的。

  顺带一提那天晚上的剑君,居然能上借到虚月之力,放在如今这年头简直特么的是无敌剑道。显然北辰剑宗也有新的道法了。

  不过从这这五毒剑仙陈莎摆出来的剑冢看,分明是五部剑冢,她走的大概还是古传剑道,也就是以太极五灵气相生相克的原理,衍生出的基础五行剑。

  郑泽天绕着剑冢,掐指推算,神识外放,试探体验着冢内剑意,如果他推算得不错,陈莎当是以墨山剑法为基础入门,然后修炼北辰剑经,从九曜剑诀中选择了太极五曜布置,并辅以蛊道的密炼,独创出了属于自己的五毒剑法来。

  而且那玄天剑祖的道传,是讲究以剑历劫,把飞剑炼断了就插在剑冢里,断剑越多,自然也就表示斗剑历劫越多,可见功底的深厚。

  从剑冢中的断剑来看,陈莎倒并没有专精哪一门,或者说五剑都很专精,五部剑冢各插有十余把金丹境的断剑,可见功底扎实全面,并没有明显的短板。

  她这个剑力已经很不得了,能有这么多剑来炼,那财力就更不得了,她一个蛮夷出身的,想也没有世家,这种分明就是巨子开小灶,用宗门之力铸剑,给她喂成的高手。

  而陈莎倒也不辜负宗门培养,几十年能炼断这么多剑,可见勤奋刻苦了。等她化神以后,若还能将自创的五毒剑合而为一,打磨到尽善尽美,那未必不能成就剑宗中兴的一代宗师。

  不过,看了一眼这剑冢,郑泽天就明白了。

  他原以为这陈莎是什么天纵之才,能从北辰剑宗那支离破碎的传承中,逆推出剑经来。而那秦九又得厉害到何种地步,连这样的高手都能打败?

  但现在看来并非如此,

  假如是真的剑道天才,比如他以前遇到过的那三,不要说《如意剑经》,那早在元婴期,就已经把这五毒剑法合一,推演到尽善尽美了,还犯得着几十年了,还分成五冢么?

  何况看那些断剑的刃伤,有一些飞剑分明是操作不对,被人打落的,剑锋也磨损的厉害,可见此人勤奋有余,剑心却略显不足。

  她依旧是在把剑当剑使,看作可以替换的兵器而不是自己的手足,用时并不怎么怜惜,甚至还整出毒剑这种名号来,那大概不是在刃上涂毒,就是在锋里藏蛊,假借外道,而不相信手里的剑,于蛊道而言似乎是创新,于剑法却走到邪道上去了。

  她大概从来没有搂着自己的剑喝过酒说过话,从来没把自己的道心说给剑听,那又怎么能奢求手中剑,与自己协力,达到人剑合一的境界呢。资质不足也就罢了,若连这点专执也没有,必然是不可能掌握《如意剑经》的。

  郑泽天只能猜测,大概是有人当她的面,示范过《剑经》的真传,她才能学得似是而非,却并未得其真解,打不过那秦师兄,也就不出所料了。

  那么《如意剑经》,应该也是巨子传给她的喽?可那巨子,到底是从哪里得此真传?莫非……

  郑泽天心中隐隐有些猜测,但还不确定,但此时也没功夫多想,那克隆人只怕很快就会追来,现在得抓紧时间,先它一步找到《如意剑经》才行。

  不错,想也知道《如意剑经》这种级别的东西,正常人怎么会随随便便放在洞府里。

  天书哪怕读出名字来,都会被有心之人算到,飞剑过来杀头,要不是青霆子知道自己大限将至,徒弟命又不够硬,东西死活守不住了,大概郑泽天手里那本,他也是随身藏着,断不会随便往壁画后一塞的。

  而陈莎既然早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暴露神功,那肯定从那时起就被人惦记上,指不定天虞山这么多留学生,有多少是为了剑经潜进来的,要不然也不可能几十年间,就能打断这么多把飞剑的,她的洞府,大概早就被不知多少人溜进去翻过了。

  所以本来郑泽天以为,这《如意剑经》对方估计也是随身藏着,或者暗记于心,不会落下实物来,但今天看了对方布置的剑阵,见微知着,便知道她根本还没学会剑宗的真传,所以这《如意剑经》只怕她自己也还在观摩修炼,那么十有八九,剑经,便放在这星天剑阵之中镇压了。

  不过这剑经到底是哪一种还不大确定,得闯阵亲眼看看才行。

  好在星天剑冢北辰剑阵郑泽天也不是第一次过了,这陈莎剑心悟性实在不够,剑阵布置都是按部就班,全照着阵图来摆,毫无变化可言,一点自己的创新和尝试都看不出,也难怪许多年还卡在这一步。

  郑泽天只绕了一圈,便看破了跟脚,于是破阵而入,自然全程没有触发剑阵剑光,仿佛周围森森断剑,凌凌剑锋皆是虚幻,闲庭信步之间,便走到了阵法核心。

  果然如他所料,剑阵阵眼,插着一块石碑,也不知是从何处开采,光滑平整,坚如玄铁,冷若寒冰,石碑上被人随手用剑气乱刺,刻了剑痕无数,但哪怕是些散乱的剑痕,其间残留的剑意亦澎湃无匹,望之刺目,虽然一个字都没有,却也一望便知,自然是剑经无疑。

  郑泽天抬头看了一眼那新刻的剑碑,倒是松了口气。

  还真是戆卵那一脉的真传。

  北辰剑宗这一脉传剑之法很多的,有那种玉璧剑传,在璧上照影,可以和影子对练传剑。还有剑境传剑,只有学会对应剑招才能破阵而出。自然也少不了经典的经脉图,剑式谱的。

  所以若是剑宗的古法,郑泽天少不得得先来一步,横竖得给剑谱改两笔,免得公司得了真传酿成大祸,必不能让那些魔子练成的。反正走火入魔可以推脱是你们本领不行,悟性不够不是。

  而看到这剑痕碑传,郑泽天就放心了,改都不用改,鬼看得懂啊这。

  那戆卵就喜欢在各种地方挖坑凿洞,把剑匣真经都埋进去,再刻两道剑痕助弟子开悟,称之‘北辰剑藏’,期望能钓鱼似得钓几个真传找到弟子。当然并不能……

  不过你还别说,人家给弟子传的东西是好,剑匣装的可满了,记得有一阵子他就专门取这戆卵的剑藏,开出飞剑来卖钱补贴用度呢咳咳……

  不过郑泽天仔细看看剑痕,又不禁摇头叹息。

  果然如此,这是有人把《如意剑经》真传心法,先教陈莎一字一句默记于心,然后当着她的面亲自指点,将这些剑意刻在碑上,教她辅以心经,慢慢揣摩参悟吧。

  而且这人分明也知道陈莎的悟性不怎么样,给整了这么大一块碑,新新旧旧的,起码当着她的面刻了百八十道的,指点不止一两次了。只可惜这陈莎的剑心确实差一些,大概在她看来就是普通的切痕裂缝,只得其形,不解其意,实在领悟不得剑中的真意,至今未能入门吧。

  其实资质也平平也没啥,你先得有资质才能平平不是。只是旁人一开始就学不会也就罢了,都已经临门一脚,还被卡着,倒也叫人唏嘘呢。

  不过说真的,这剑痕不出意外,应该是巨子刻的,又是《如意剑经》,又是虚月剑君,还铸造飞剑,南海剑派的,十有八九巨子手里确是有北辰真传的,不过他手里东西实在太多了,多一件不多少一件不少,大家都见怪不怪了。

  可是这陈莎又是何方神圣?

  她这种资质,按剑宗那种严苛残酷的选拔机制,应该早就被放弃了,给别人做杀劫剑童才对吧?你看看人家晴岚仙子什么待遇,她这个五毒剑仙又是什么待遇?搁着玄门早被放弃了,居然这么照顾……

  恩?她也姓陈?莫非是老朋友的后人?可从来没算到那家伙有后人啊?难道又是巨子的私生女?

  一时间郑泽天也理不清这墨竹山内门复杂的伦理关系,便暂且略过不提,直接取出一摞黄纸,跳起来贴在石碑之上,用朱砂把剑痕都拓印下来,然后整理成册,好,任务完成,这就算得了《如意剑经》了。

  干嘛,这难道不是正儿八经的《如意剑经》吗?哦你看不懂?你看不懂关我屁事?我帮你公司取经还不够还得翻译给你听?好啊,得加钱。

  于是取了剑经出阵,迎面一阵血风扑鼻而来,郑泽天便知道‘玉簪’已经追到了。

  “找到你了,师兄,独自你撇了人家,走这么快做什么?是想自取剑经,独占头功,还是……想告密?”

  郑泽天抬头一望,只看到‘玉簪’走出树丛,显出身形来,头还是‘玉簪’的头,从脖子以下则剥得光光的,表皮脂肪都刮掉了,只有一层层红肉肌腱筋膜。

  郑泽天不由皱眉,“怎么整成这样了?那嵩山的你没救成?”

  “哦,这不是为了追你,拿着不方便么,先存在这了。”

  ‘玉簪’张开嘴,巨口好像个涵洞隧道似的一下子扩大,然后分明可以看见她嗓子里侧的肌肉翻涌蠕动着,从口器里,呕出个被包裹得好像春卷似的东西来给他看。

  虽然那东西被浓厚的黄绿色脓液裹得严严实实,仿佛琥珀,但覆面的黏液滴下来,依稀也可以看得出来,被封住的蜡人就是那嵩山大个子弟子了。

  ‘玉簪’把那个人亮了亮,便又吞了回去,抚摸着胃袋笑道,

  “呵呵,师兄,你不会以为,先我一步跑到这,那五毒剑仙能救了你吧?哦呵呵,是我刚才忘了告诉你,她今天也不在山中呢,让你失算了?嘻嘻嘻!

  好了,不要淘气了,为免你再误了我的事,要不你也进来吧,很暖和的。”

  郑泽天一点不惯着她,

  “你能不能别老整得这么恶心。打扮成这样谁不知道你是魔胎?

  我就是生怕和你走在一起,别人看破你的真身,把我给连累了才先行一步的。

  给,剑经我已经取得,就在这里了,拿去给系统吧。”

  “什么!这会儿功法你就把经取了??”

  ‘玉簪’一愣,飞身过来夺了郑泽天手上黄纸,皱着眉一翻,

  “这都是甚么玩意!!”

  “如意剑经,如假包换。带回去给你们‘少女’看吧,反正我的任务完成了。”

  郑泽天拍拍手就走。

  “……等等!你刚才从这剑阵里出来的?这阵里还有什么东西?

  你是不是又在耍我!你是不是已经出卖了公司!

  说!再敢诓骗,我不生撕了你!”

  ‘玉簪’尖啸着,又一次化作‘二阶段’,利爪獠牙在郑泽天面前挥舞,血肉好像床单一样展开,仿佛要包裹过来,把他生吞活剥一般。

  郑泽天都懒得搭理它,

  “我要是出卖你,刚才山下课堂那么多人,扯一嗓子不是更快?反正‘少女’交给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,总不能让我一个潜伏的探子,再给这些东西送出山吧?

  怎么,你还不走,要留在山里赴宴吗?那随便你了。”

  然后他头也不回得走向面前的肉墙,‘玉簪’果然并不敢真的拦他,身形一晃又化作人型,面带狐疑得躲到一边。显然被耍来耍去的,已经彻底对这小子丧失信任了。

  郑泽天看看她的来路,大概赶得太急,不知踩坏了多少虫卵蛊坛,停下脚步摇头道,

  “你看看你做的好事,知道人家叫五毒剑仙么,还搁这乱闯?

  这些蛊虫都和主人心有灵犀,你踩死这么多,我看一定被你打草惊蛇,让墨竹山有所防备了。指不定巨子已经布置了好大的罗网,等你们往里钻呢!

  我劝你们今天还是放弃吧,手下这点临时工凑起来也不容易,叫他们不要暴露了,小心被人家一扫而空。任务失败了还赖到我头上。”

  ‘玉簪’听了,立刻哈哈大笑,

  “原来如此!你打的是这主意!是想阻止我们袭击天虞山?想不到你一个刚入门的,还这么在乎师兄师弟的性命呢!

  呵呵呵,我们筹备已久,这次想取的又岂止一部剑经!被你一句话说不打就不打了吗!

  你怕,你怕你滚吧!”

  郑泽天摇头道,“贪心不足蛇吞象,你不听我劝就算了,对了,那剑阵你没本事过的,我看过了,那陈莎剑力已臻至化境,至少有两个雷的功力,不是你可以应付的。反正里头什么东西都没有,不要自寻死路了。

  如果你非要进去瞧瞧,可以闻着味道踩着我的脚印走,否则踏错一步都要万剑穿心,虽然大概一下子整不死你,大概也有得受呢。”

  说罢他直接步入虫场离开,果然都还没走出虫场几步,身后便“啊——”得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,同时剑风入柱,光华乱闪,血雨瓢泼,分明是某个不知死活的蠢材,一步踏错,给星天剑冢激活了。

  郑泽天翻了个白眼摇摇头。

  唉,还是和玄门的玩起来比较有趣……

本站小诀窍:按向左键【←】进入上一章,向右键【→】进入下一章,回车键【Enter】进入目录,字母【E】章节报错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Copyright © 2023 多一度书库 All Rights Reserved.